他出生于一个古老技艺的传承世家;他曾多次成功打破高空行走世界纪录,被誉为“中国高空王子”;他是维吾尔族的英雄,更是中华民族的骄子。
     “深入生活 扎根人民”——本期《文艺名家讲故事》栏目对话国家一级演员、中国杂技家协会副主席、新疆达瓦孜艺术的第六代传人阿迪力·吾休尔。

故事里的事

  “达瓦孜”是维吾尔族一种古老的传统杂技表演艺术。“达”在维吾尔语是“悬空”之意,“瓦孜”是指嗜好做某件事的人。达瓦孜最厉害的地方在于高空走绳索,不采取任何的保护措施,这项古老的技艺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。我的家族传承这项技艺已有450多年,祖上沿着丝绸之路到欧洲演出,回来后还给乾隆皇帝演出过,这在北京的博物馆还能查到相关记载,到我这代是第六代。

  1995年10月,我在电视上看到,美籍加拿大人科克伦准备高空走索横跨长江三峡,并准备冲击世界纪录。看到消息我心里特别难过,我们中国有13亿人,长江三峡是中国的三峡,让外国人打破纪录,我心里特不是滋味。我要向他挑战,并且走得比他还要好、还要快。因为当时在国内还没有人能进行如此难度大的挑战,大家都不相信我可以。出于安全考虑,科克伦也没有答应我的要求。一位新华社女记者了解我的情况后,她深信我有这个实力。

  1991年,我到上海进行达瓦孜演出,原定一个月的表演,因观众反响很好,延长至两个月,共演出120场。最后一场表演时,由于主绳霉烂突然断裂,我从十几米的高处摔下,当场失去了知觉。这次事故造成我身体17处骨折,医生说有可能永远无法站立。躺在病床上,我才痛苦地领会到父亲之所以不让孩子们学习达瓦孜,也许因为实在是太危险了。

  上世纪八十年代,国内表演达瓦孜的人很少,现在略有增加。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多培养几个徒弟,不让达瓦孜这项文化遗产绝迹。2013年,我在老家福利院收养了22名孤儿,我本人就是孤儿,更能理解他们的处境。我投资建起了达瓦孜艺术传承中心,专门教孩子们高空走绳,我希望达瓦孜能后继有人,希望能培养高水平的达瓦孜演员。从2013年开始,我减少了去外地演出的机会,一年中有6个月呆在英吉沙指导孩子们训练,希望他们成为未来达瓦孜的骄傲。

  国家和人民给了我很高的荣誉,29岁时我就当选为中国杂技家协会的副主席。作为一个普通家庭出生、自幼孤苦的孩子,能够成为人民喜欢的艺术家,这都得益于很多人对我的无私帮助。达瓦孜不是我个人的,它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技艺,我有责任让更多人了解和认识这门艺术。作为中国的艺术家,特别是少数民族地区的艺术家,我更要担当起这份责任。

故事里的作品

手机光明网

光明网版权所有

光明日报社概况 | 关于光明网 | 报网动态 | 联系我们 | 法律声明 | 光明员工 | 光明网邮箱 | 网站地图

光明网版权所有

立即打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