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父辈的崇敬促使我刻苦研习古老技艺
2015-11-24 09:53 来源:光明网 

对父辈的崇敬促使我刻苦研习古老技艺

阿迪力·吾休尔:国家一级演员、中国杂技家协会副主席、新疆达瓦孜艺术的第六代传人

  “达瓦孜”是维吾尔族一种古老的传统杂技表演艺术。“达”在维吾尔语是“悬空”之意,“瓦孜”是指嗜好做某件事的人。达瓦孜最厉害的地方在于高空走绳索,不采取任何的保护措施,这项古老的技艺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。我的家族传承这项技艺已有450多年,祖上沿着丝绸之路到欧洲演出,回来后还给乾隆皇帝演出过,这在北京的博物馆还能查到相关记载,到我这代是第六代。

  我出生在新疆喀什地区的英吉沙县,有两个哥哥和两个姐姐。5岁那年,父亲去世了。他留下遗嘱——不许孩子学习达瓦孜!直到我8岁那年的某一天,母亲在地上画了一个图。我问母亲那是什么?她告诉我那幅图代表达瓦孜,你父亲是新疆有名的达瓦孜表演艺人,是达瓦孜队队长。我问母亲:为什么父亲不让我们学习达瓦孜?母亲听后突然开始痛哭,但没有做解释。从那以后,达瓦孜在我幼小的心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记,平时自己常在木头上走走,练习平衡感。后来,我到了当年父亲所在的英吉沙县杂技团,每天在钢丝上练习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母亲看到我走钢丝,她很欣慰,并对我说:“达瓦孜技艺终于后继有人了。”

  从此,我开始了更专业、更辛苦的训练。1982年,我参加内蒙古自治区举办的第二届全国少数民族运动会。听母亲说,1953年第一届运动会在天津举办时,父亲在那进行了达瓦孜表演。到第二届时,父亲已经不在。我的表演受到了很多人的欢迎,这让我更加坚定了练好达瓦孜的决心。之后,我每天都花十几个小时训练。1986年,第三届全国少数民族运动会在乌鲁木齐举办,我为3万多名观众进行了现场表演并获得一等奖,这让我倍感荣幸。当我把奖金和金牌拿回家送给母亲时,她抱着我痛哭,并告诫我一定要将达瓦孜技艺发扬光大。

  1987年,母亲因病去世了,当时的我只有16岁,那段时间心里很难过,一个失去父母的孩子,不知道自己未来的方向在哪里。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,我逐渐走出了阴霾,并告诉自己哪怕有一秒钟的时间,也不要忘记训练,不要忘记将我们中国的这项传统技艺发扬光大。

[责任编辑:刘炼_光明]
独家策划

百姓心声:个税改革让“钱袋子”鼓起来

此轮个税改革范围广、亮点多,是1994以来改革力度最大的一次,也被舆论普遍称为顺应了民意的现实诉求。

【奋进新时代】点赞中国经济“新格局”

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哪些历史性的突破?网友又是如何看?一张图告诉你!

一图速览中国蓝天保卫战“作战图”

未来三年,中国蓝天保卫战的“作战图”出炉。蓝天保卫战的“主战场”在哪里?将采取哪些“战术”?

图解|“入世”十七年 中国履约不折不扣

中国加入WTO以来积极履行承诺,逐步扩大市场准入,经贸环境持续改善,对外开放进入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新阶段。

手机光明网

光明网版权所有

光明日报社概况 | 关于光明网 | 报网动态 | 联系我们 | 法律声明 | 光明员工 | 光明网邮箱 | 网站地图

光明网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