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羿凡《安静时刻》:先安静,然后找到你的心

2017-01-10 15:44 来源:光明网  我有话说

下载MP3

提示:请右键选择“目标另存为”下载音频。

2017-01-10 15:44:36来源:光明网作者:责任编辑:王恩慧

张羿凡《安静时刻》:先安静,然后找到你的心

张羿凡宣传照

      我们常说:希望通过音乐,能治愈生活带给我们的浮躁。我们希求一首动人的歌,一张厚重的唱片,能帮助我们卸载身上额外的负担,就像治好了一场顽固的疾病。心病很难医,音乐能做到,这点或许不容置疑——但是,如果真把音乐当成了疗伤的“解药”,那就必须接受你已经需要“治疗”的这个事实。我们真的已经是病人了吗?每天听那么多“治愈系”的音乐,我们真的有如此病入膏肓吗?这也许是文字游戏,但又只是一个心态的基本问题。可能,只要你安静下来,有一些浮躁、烦恼是可以自行消亡的,就像那些不药而愈的病。也许,我们需要的并不是势如猛药的治愈音乐,而是从一开始,就能让我们于生活中“安静下来”的音乐。那就像维他命滋养于日,而非大难临头才拼命注入的针剂。

      所以,有些音乐是可以一直聆听的,不是心病难平才抓来治愈。音乐不该有那么多的功用性、药用性,这些定义太复杂,并不能一概通用。音乐人常说的回归原始、回归音乐,也常有这一层追求本质的意思。民谣音乐更是如此。与其他风格相比,民谣音乐在形式上更具平实、质朴的优势,而仅仅再需要一点安宁的本心,摒弃执意的造作与爱恨,就可以成为名副其实的生活语言了。它可以适合每一天、每个人、每一种情绪、每一种人生,它能让你真正地安静下来,从起点远离心灵的病痛。

      今年的民谣新人张羿凡从“合音量”音乐计划中诞生,通过百万征歌活动脱颖而出,备受瞩目。通过郑钧赏识签约旗下,十年辛苦的独立音乐人之路终获成果。而他的新专辑《安静时刻》,便是一张如上所述、适合每天聆听的唱片——它有主题、却不强制;它有治愈,只在根基。简洁、淳朴、无华、透彻,没有愤世嫉俗的洪荒,没有矫情做作的晦涩,你可以从专辑的每一个角落、每一个细节直接跃入他的世界,而不会因浮躁、污浊找不到落脚之地。《安静时刻》的特徵是音乐的本质、诗性的灵气、以及削减精神压力的安宁哲学,是一种从根本上排解浮躁,淡然思索的心灵漫臾。你不必刻意从中寻找一首歌来“治愈”你的生活压力或苦闷恋情,只要每日每时的任一闲暇将它打开,都能立即感受到洗涤精神的纯挚能量。它不是药,却在直捣病根,去顽治本。

      第一首序曲《童年时光》采样的真实童声,在管风琴陪衬下张羿凡单纯而用心的哼唱,一开始就让人进入情绪。简短而充满带入感的无字故事,在一分半钟的时间里久久不散。温柔、清澈是张羿凡声音的特色,中音坚实而圆润,可塑性适中,在纯朴的民谣风格里非常和衬。这样的声音也符合他的主题“安静时刻”,且有八十年代经典民谣唱法的浓厚意境。《吾爱》完美地展示了这些特质——美妙的转音,讲究的咬字,不加修饰的气音情绪与旋律纹丝合缝,高低起伏,涌动着颇有韵味的尾音。歌词“我只有一次短暂的旅程/决不能尽情张望/我有过一个小小的愿望/也许她将随着春潮流淌”诗意满满,行文有力;《你可以简单地飞舞吗》则充满上世纪校园民谣的纯粹感,朦胧诗的姿态优雅而不造作,洋溢着复古文艺的知性情绪。随着张羿凡的演唱,仿佛看到美丽的裙裾在晨光中漫游飘荡。钢琴演奏让我们真正地安静下来,闭上眼睛去领悟属于年代的单纯和执着;《致爱人》将浪漫主义演绎到极致,不但唱出动人的幸福感,还展示了民谣音乐丰富的配器可能性、可行性;同名曲《安静时刻》有如乐器般的和声配合雅致的弦乐,将文艺与技术融合得恰到好处,既彰显文化气息,又不拐弯抹角、晦涩艰深。这些感人而动听的歌曲,都不带有强制的“概念绑架”,却都充满了一种属于日常的温暖与真实。你当然可以在伤心的时候聆听它们。但是,它们更适于照耀你每个平凡日子的安静心情。与其说是药,不如说是糖。

      《安静时刻》的风格平实、质朴,歌曲都从内心的深度精细雕琢。虽没有标新立异的编曲设定,但也并非只是“一把吉他”撑起的民谣专辑,它依然充满了生命力、创造力。具备创新思维的作品如《湖》、《化装舞会》、《乌托邦》、《老电影院》,都有十分精致出彩的亮点——《湖》的编曲有New Age风格的大气感,纯音乐密度高,画面感强,配合张羿凡的诗词念白,歌曲充满了World Music之丰沛情绪;《化装舞会》一点点合成器迷幻氛围铺设在后,默默扩大听觉感官的范围,效果器不断延伸无尽的声场,令人沉醉;《乌托邦》浅浅的吟唱镶嵌于实验电子,一点舞台剧的优雅,一点知性的吸引,浪漫先锋的新古典风格于旋律悄然绽放;《老电影院》采样电影音效,颜色遁入黑白。变奏、一曲多折,起伏不断的故事性让人想起意大利钢琴家Luigi Rubino的《Her》——同样无穷的张力,同样的凄美、感伤、孤独、静寂,独处中聆听,将慢慢沉入往事的感怀。这些歌曲的创新性,一致表达着细腻而精致的新美感,让民谣音乐也带上一份哲学情思,深深浅浅地描画着音乐的理性。而神秘感则辅助着音乐的基底,使其感染力成倍地增强、加深。

      在当下民谣歌手的群体中,张羿凡无疑是特别的。他让我们从一个特别的角度去聆听他的音乐,更平凡、更真实、更安宁地接纳他的思想与音乐艺术。《安静时刻》应能带动我们欣赏音乐的“主动性”,摒弃那些不实的噱头、附加的价值,让音乐成为音乐,让自己成为自己。先安静下来,然后找到你的心——也许你会发现,有些一直以为明白的道理,并非想象的那样残忍;而有些一直觉得无药可治的伤痛,本来也没有那么绝望无底、深入骨髓。生活就是这样。你用什么样的心去思索、聆听,呈现出来的,就是什么样子。(文/沉默电话)

[责任编辑:王恩慧]


[值班总编推荐] 死亡率如患癌的托养中心该彻查

[值班总编推荐] 乌苏里江畔唱新歌

[值班总编推荐] 俄美关系的变与不变

手机光明网

光明网版权所有

光明日报社概况 | 关于光明网 | 报网动态 | 联系我们 | 法律声明 | 光明员工 | 光明网邮箱 | 网站地图

光明网版权所有

立即打开